CMRO 5(3)

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vol. 5, no. 3

中国传媒海外报告 第5卷第3期 (2009年7月)


传播理论的亚洲贡献专辑

亚洲传播研究目前的情况和发展趋向

陈国明 (美国罗德岛大学); J. Z. 爱门森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译

【摘要】 近年来,在亚洲传播学者的努力下,亚洲传播范式正在逐渐显现。因此,现在是亚洲传播学者的关键时期,应该通过自我检视而继续前进。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本文从三个方面重点讨论了亚洲传播研究的现在和未来:第一,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思考亚洲传播的本质;第二,运用阴阳的概念来解释有关亚洲传播研究内外差异的对立/争议观点;第三,提出亚洲传播研究阴阳两极的统一,或者说亚洲传播研究之“道”。[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1-11]
【关键词】 亚洲传播研究; 阴阳; 中道; 道


走向一种传播伦理学 ——海外传播学“亚洲中心论”的创新与启发

邱 戈, 陈明明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浙江广电集团)

【摘要】 一些海外的跨文化传播的研究者提出了“亚洲中心”(Asiacentric)传播研究的理论架构,并提出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问题,值得深入分析和研究。从思想背景上看,“亚洲中心”的灵感来源于“非洲中心”概念,受惠于一种强烈文化自觉意识,并形成了一些基本哲学预设。在此基础上,传播学“亚洲中心论”形成了相对完整的理论构想,包括一些基本理念、核心概念与模式风格,具有很强的启发意义。但是,也面临着“想像亚洲”和理论研究实绩薄弱等问题,需作进一步系统发展。[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12-20]
【关键词】 传播研究; 亚洲中心论; 传播伦理学; 综述


西方普遍主义话语与传播学的亚洲主张

李东晓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传播学滥觞于美国,并逐渐成为一种“普遍主义”话语迅速扩张到全球。然而,当一种理论离开其生存的母体落地到其他国家或地区时,必然与当地的文化传统、价值观念、风俗习惯产生冲突,这时必然要进行的是“本土化”改造。传播学的亚洲中心正是在“本土化”发展的过程中提出来的,它的目的并不是要取代西方传统,建立新的话语霸权,而是要与西方进行对话、互补,形成和谐发展的态势。在这一目标的指引下,亚洲传播学的发展取向应该抛弃“中心”和“多元”的矛盾之争,建立根植于亚洲文化和现实的新的研究范式。[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21-26]
【关键词】 传播学; 普遍主义; 话语; 亚洲中心; 本土化; 范式


传播学理论研究的东方版本 ——关于华人本土传播研究若干基本问题的思考

吴 赟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华人本土传播研究应该走理论原创与借鉴、融合并举之路。而这两类传播学研究路径必须建立在对传播理论发展的反思(包括对内和对外两个维度)之上。理论发展的反思性构成了华人本土传播理论的学术起点和研究基础。能否建构一个规范化的、首尾一致的、能够反映中华文化特质、历史传统、社会现实的传播学概念、学说、方法体系,是衡量华人本土传播研究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尺;形成并扩大华夏传播学学术流派在国际传播学界的影响,是华人本土传播理论研究的重要目标。华人本土传播研究的主要难点在于“华人本土传播理论”、“华人文化”等核心概念的边界如何界定。华人本土传播研究与传播学国际化之间的关系如一币之两面,是辩证统一的。[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27-35]
【关键词】 传播学; 华人传播理论; 本土化; 国际化; 反思性


亚洲中心论的意涵探索 ——从欧洲中心论与非洲中心论所进行的反思

王思齐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近年来,亚洲中心论(Asiacentrism)的研究愈来愈受重视。这个现象揭示了一个长期以来被忽略的研究视角正在日益成熟与浮出台面。虽然短期内这个研究视角未必能够独领风骚,但在广阔的学海之中,亚洲中心论开始占有一席之地的态势却已十分明显。亚洲中心论的意涵为何?是取代欧洲中心论(Eurocentrism)与非洲中心论(Afrocentrism)的新典范;还是一个长期被忽视的视角开始获得应有的重视?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与亚洲中心论的正当性与人类的未来发展紧密相关,也是根据这个观点进行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传播与艺术等各种相关研究的立论基础,因此自然是个值得进行深度思考与探索的课题。[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36-45]
【关键词】 亚洲中心论; 欧洲中心论; 非洲中心论


亚洲文化“推手”:应对文化全球化的“太极”战略

徐迎春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文化“全球化”的浪潮席卷了全世界几乎每个国家。今天,随着亚洲国家在经济上的的“崛起”,其民族文化意识也得以不断显现,亚洲独特的文化理念和价值对全球化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应对全球化的过程中,亚洲文化应该形成一种强有力的具有优势文化“内核”的“推手”,以类似于中国传统的太极拳的运力方式,通过三个重要的策略或者途径产生“四两拨千斤”的力量,从而避免文化“全球化”可能带来的陷阱。[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46-51]
【关键词】 亚洲文化; 全球化; “推手”; “太极”战略


亚洲地位与亚洲视角: 国际传播学会(ICA)的亚洲元素研究

何镇飚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通过对国际传播学会(ICA)的亚洲会员数量及其分布、参加国际传播学年会的亚洲国家传播学者数量的时间性变化以及以亚洲和亚洲各国为关键词在国际传播学会四大期刊中的搜索结果进行分析,了解亚洲在国际传播学研究中的地位与现状,为传播学的亚洲视角,提供背景与学术生态现状的分析与研究,并展望传播学亚洲视角的发展路径。[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52-64]
【关键词】 传播学; 国际传播学会; 亚洲


东方智慧与“中国式”文化资本的崛起 ——以北京奥运及“后奥运时代”文化产业发展为例

关萍萍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当今文化产业大发展的时代,文化产业的发展程度成为决定国家影响力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亚洲经济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东方智慧的巨大影响力和“中国式”文化资本的崛起。借着2008北京奥运会对以DIMT模型归纳的东方智慧的展示,“中国式”文化资本成为新时期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和中国文化影响力提升的坚实基础。分析北京奥运会中“中国式”文化资本的转换方式及“后奥运”时代文化产业的发展,能够为我国文化产业提供有借鉴意义的发展路径。[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65-70]
【关键词】 DIMT; “中国式”文化资本; 东方智慧; 北京奥运; 文化产业


国际传播中的“亚洲主义”战略构想与发展机遇

廖卫民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随着亚洲经济在世界发展中取得的突出成就,国际传播中的“亚洲主义”也逐步突显出来,即在国际传播、文化交流和相关传播学学术研究背后所体现出的具有亚洲特色的哲学理念、价值取向得到世界各国的尊重乃至推崇。基于亚洲向世界的文化传播实践中,具有亚洲地域特色的媒介传播取得的一系列成就,国际传播中的“亚洲主义”不仅需要适当主张并加以强调,而且还需要考察其现实的发展机遇,构建其长远的战略框架,并选择适当的途径进行实施,以达成一定意义上的精神层面上的“亚洲共同体”的构建。本文对此进行了全面剖析并提出了一些现实性的可操作构想,并以“中印大同”(Chindia)的发展为案例进行了理论探讨。[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71-78]
【关键词】 亚洲主义; 亚洲共同体; 国际传播; 战略构想; 中印大同; 传播理论


儒家文化圈与东亚媒体的传播特质浅析 ――以中日韩三国为例

潘祥辉 (浙江传媒学院)

【摘要】 儒家文化作为东亚各国的共同的文化资本,它会影响东亚国家人们的传播理念与传播行为。这种影响不仅表现在人际传播领域,也表现在大众传播领域。本文认为,儒家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会通过一定的传导机制影响东亚媒体的传播特质,这种传播特质不仅表现在东亚媒体的独特功能上,也表现在媒体文化、媒体管理及媒体的运行逻辑等方方面面。在儒家文化特质的影响下,民族主义与道德主义构成了东亚媒体的最为显著的特色。[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79-88]
【关键词】 儒家文化; 东亚媒体; 民族主义; 道德主义; 传播特质


新亚洲主义: 亚洲传播学的研究进路

杨席珍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本文首先从东西方不同的视域剖析传播,采用马克思主义方法,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两个层面来分析东西方传播方式和传播理念的迥异。经济发展阶段决定传播科技水平,科学技术决定传播方式;哲学基础决定思维方式,思维方式决定价值观和传播理念。总体而言,东方传播乃是深受组织影响的人际传播,是集体导向的传播,主张关系与和谐,留下农业文明的烙印;而西方传播侧重于大众传播,是个体导向的传播,强调传播效果,是工业文明的产物。接着,文章对西方的传播哲学进行反思,指出西方哲学影响下的传播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最后,在当今全球化的背景下,新亚洲主义是采用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亚洲价值观,主张对话而非对抗,强调融合而非征服,需要和谐而非冲突;它应该成为亚洲传播学的研究范式,形成具有西方基因但有亚洲特色的亚洲传播学,以传播为基础,促进东西方文明的共同繁荣。[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89-96]
【关键词】 新亚洲主义; 传播; 亚洲传播学


人类传播理论的亚洲范式及其建构 ――评赵晶晶教授译著《传播理论的亚洲视维》

李东晓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摘要】 传播理论的“亚洲视维”不仅体现了一种研究视角,更体现了一种学术立场和学术姿态。传播理论的“亚洲视维”不仅包括人类传播现象的“去西方化”的话题设置,还包括传播理论的“亚洲性”的开掘和传播学研究的“亚洲范式”的构建。亚洲传播研究要想具有自身的特性和超越性,就越要在亚洲性和本土性上做足文章,只有在亚洲文化语境中思考亚洲传播现象才能更好地理解亚洲问题,真正丰富人类传播理论的内涵;中国及亚洲地区的传播学者们只有从亚洲文化传统和社会环境出发,在研究主题、研究方法和研究模式上寻求和坚守亚洲立场,才能实现传播学亚洲中心的范式转换,而赵晶晶教授的《传播理论的亚洲视维》一书正是这样一种积极而有效的努力与尝试。[China Media Report Overseas. 2009; 5(3): 97-102]
【关键词】 人类传播; 亚洲中心; 范式; 建构

亚洲主张: 国际传播研究的新视界 ——浙江大学新闻系建系50周年博士论坛综述

何镇飚 (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

【简介】 在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新闻与传播学系成立50周年之际,为活跃学院的学术氛围,加强师生之间的学术交流,2008年12月12日下午,由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主办的博士论坛在浙大西溪校区教学主楼五楼学术报告厅隆重举行。 本届论坛的主题是“亚洲主张:国际传播研究的新视界”。浙江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邵培仁教授发起和组织了本次论坛,来自浙江大学、上海大学、浙江传媒学院、中国农业大学、河南理工大学的10多名毕业于浙大传播所的博士和20余名浙大传播所的在读博士生参加了论坛。本届论坛收到论文17篇,发言人由13位传播学博士组成,内容围绕亚洲在国际传播研究中的地位展开,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和前瞻性。